最值得交往的人:那个舍不得花你钱的人

文/河边柳

上周,老家一个战友来青岛办事,我尽地主之谊,给他一行四人设宴接风。说是战友,其实并没有在一起待过一天。两年前我回老家时,在一饭局上偶遇,一搭话,原来都是一年的兵。只是他去了云南,而我却奔赴东北的鸭绿江畔,但既是同年入伍,也就战友相称了。之后再无联络。那日接到他电话,不觉一愣,在他的反复提示下,我才从记忆的深处将他捞起。

出于礼貌,我客气地请他点菜。他还真不客气,海参、海螺、鲍鱼、大虾,好一通点,四个人喝酒也都是海量。饭后一埋单,一千六百块,好家伙,半月的工资一顿吃掉。

按说,朋友来一趟青岛,尽管不是专程奔我来的,但千儿八百的吃顿饭也不为过,可作为一个囊中羞涩的工薪族,不免有些心疼。尤其这位战友点菜时的那种“大气”劲儿,还有酒足饭饱后,四人立马绝尘而去的“洒脱”,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。

不由想到我八年前来青岛后一直都很尊敬的一位大哥。当年我初来乍到,生存的艰难加之身处异乡为异客的孤寂,曾令我几生退意。()是这位大哥帮我联络客户,打通人脉,才使我得以度过了那段艰难心酸的日子。而早已功成名就的大哥,之所以出手帮我,完全是因为我们说话很是投缘,再者都有对文字的喜好。

后来,在大哥的关照下,我逐渐站稳了脚跟。饮水思源,知恩图报,我特意选在一家上点档次的酒店设宴答谢大哥。大哥欣然赴宴,席间兄弟推杯换盏,喝得很是酣畅。待吃完饭,我去前台结账,却被告知账已经有人结了。我知道定是大哥所为,顿觉尴尬。这时大哥笑着埘我说:“你要真想请大哥,就到你的小出租屋里,让弟妹亲手烧几道家常菜,咱哥俩喝个一醉方休。等你将来发达了,再高级的酒店大哥也一定去,而且决不埋单。”一席话,说得我眼里噙了泪。

同样是请朋友吃饭,却是两科·截然不同的境况。我不禁感慨,真朋友好比内衣,无论风云变幻,一直贴心;假朋友却好比风衣,只供评论观赏,无关心灵。最近看倪萍的《姥姥语录》,倪萍说,无论是没钱的时候,还是在有了几乎花不完的钱的时候,我发现我们家最舍不得花我钱的都是姥姥。感触颇深。忙碌之余,我们不妨静下心来,好好盘点一下自己身边的诸多亲人朋友,看准最不舍得花你钱,那么他(她)无疑就是你生命中最值得尊重和交往的那个人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